贵阳涉黄网红楼:酒店无门禁 客房一晚塞进5张小卡片

时间:2019-06-12 16:42   编辑:dede58.com

贵州网红楼盘涉黄:写字楼成“炮楼”,的哥揽客提成20元。新京报动新闻出品


贵阳南明区花果园中央商务区3号楼成了网红,但绝非是因为什么好事。在短视频平台上,这个外墙挂满了各式酒店招牌的44层大楼,因涉黄而走红。正是如此,徐琳、张明、王军这三名与花果园有不同交集的贵阳人,才如上介绍这个有着“亚洲第一楼盘”之称的城市综合体。


花果园涉黄问题由来已久。根据公开报道显示,花果园涉黄问题可以追溯到2014年或更早,南明区警方曾多次将“扫黄打非”工作集中在花果园开展,但花果园涉黄问题至今未根治。


2019年4月8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9督导组进驻贵州。根据贵阳市公安局南明分局信息显示,督导组在贵州进驻时间原则上为1个月,直至5月8日结束。在这一个月期间,贵阳警方将大力开展扫黑除恶工作,并明确地提及“集结数百名警力清理花果园楼盘中存在的涉黄行为”。


在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下,花果园楼盘常年存在的涉黄行为呈减少趋势,但新京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即便在警方严查期间,花果园楼盘各酒店仍被招嫖小卡片包围,有的涉黄酒店和团伙“暂时停业”,有的仍在“顶风作案”,与拉客的“马仔”和送客的出租车司机形成隐秘的交易链条。



4月28日傍晚,因涉黄而成为网红楼的贵阳花果园中央商务区3号楼(最右侧),部分酒店的招牌亮灯,楼内有近40家酒店。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花果园一楼盘被打上色情标签


花果园业主几乎都知道,花果园有栋涉黄网红楼,“主要是中央商务区3号楼。”


花果园是贵州省贵阳市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城中村改造项目,规划居住人口35万人,建筑面积超1800万平方米,是集住宅、商业、艺术文化、商务办公、旅游、智能生活服务为一体的大型城市综合体,在当地也被誉为“亚洲第一楼盘”。


花果园中央商务区由6栋高层建筑组成,6栋楼几乎每一栋都有酒店,其中3号楼酒店数量最多,这栋44层的大楼内,对外挂牌酒店数量超过20家,实际运营着近40家酒店。


在社交短视频平台上,花果园也是“网红”楼盘,酒店、酒吧聚集的中央商务区3号楼最为出名,网友的文字、图片,给花果园打上了色情标签。


花果园楼盘内的一家房屋交易中心工作人员介绍,花果园于2012年底陆续交房,因为高楼密集,加上外来人口众多,花果园各类行业聚集,“其中也包括传销、骗子公司和涉黄问题。”


数名居住在花果园楼盘的业主表示,近几年来,花果园在网络上成了“网红”后,娱乐行业扩大,酒店越来越多,涉黄的问题更突出。一名业主称,花果园的快速发展与人口激增后,带来的负面问题显而易见,“比如说这里的涉黄问题,楼内酒店都能看到招嫖小卡片。”


酒店清洁工每天捡百张卡片


4月24日晚,花果园中央商务区3号楼21层的丽影酒店,客房走廊里,一些招嫖小卡片散落在地。新京报记者推开客房门,地上散落着4张招嫖卡片。


丽影酒店工作人员则表示,每天在打扫卫生时,都能捡到上百张招嫖卡片。


在中央商务区3号楼内,多数楼层的电梯口都有当地公安部门张贴的“禁止散发小卡片”的提示语。并且附有举报电话——85103110。


“实际上,店也不会管,那都是外面的人来发的,”丽影酒店的工作人员称,“不仅仅是我们酒店有,这栋楼好几十家酒店都有这个问题。”


位于中央商务区3号楼14层的馨御凰酒店负责人徐琳称,“招嫖小卡片太多,一直都是这样,任何人都可以到酒店来,没法儿管。”


位于中央商务区3号楼31层的名品观影酒店的负责人赵斌表示,“这是一栋被招嫖卡片包围的大楼”。


4月24日至29日,新京报记者在中央商务区3号楼内的丽影酒店、馨御凰酒店、麗枫酒店、名品观影酒店、情蜜主题酒店、龙舞酒店等多个酒店进行调查时发现,每到晚上,招嫖小卡片就会被塞进客房,最多的时候,一晚上能收到5张不同的小卡片。


4月24日晚上,新京报记者在丽影酒店区域内调查发现,晚上10时左右,一名男子出现在丽影酒店的监控画面里,根据监控画面显示,这名男子沿着酒店走廊,不断地将招嫖卡片塞到客房里。一旁的酒店工作人员对此并未制止。


当新京报记者试图跟随散发招嫖卡片男子时,该男子乘坐电梯不见踪影。


新京报记者在中央商务区3号楼调查期间,多名酒店工作人员称,“招嫖小卡片是由一些闲杂的社会人员进行发放,基本上每天都有”。


馨御凰酒店负责人徐琳称,“中央商务区3号楼有近40家酒店,大楼是公共电梯,酒店没有门禁设施,人员来往自由,根本管不住散发招嫖小卡片的人”。


4月28日晚,在麗枫酒店位于27楼的客房安全通道处,新京报记者在一个消防栓下发现了大量的招嫖卡片,与头晚被塞进客房的卡片相同。


新京报记者将隐藏在消防栓下的招嫖卡片取出,数量超过400张。根据招嫖卡片上显示的电话,新京报记者在多家酒店进行调查时发现,或为同一涉黄团伙。


4月24日晚,花果园中央商务区3号楼一酒店监控显示,一名男子向客房散发招嫖卡片。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涉黄团伙有马仔拉客、望风车


花果园中央商务区酒店众多且集中,该区域内配套有酒吧、商场等娱乐场所。


每到夜幕降临,大量的酒吧、酒店拉客“马仔”出动,在一楼商场区域或者是街道两侧寻找顾客。见到来往的人拉着行李箱或者是背包客,拉客“马仔”们都会凑上去询问,“住酒店吗?”


4月30日晚,在花果园中央商务区1号楼下,一名男子正招揽客人,见人就轻声问是否需要足疗,并称什么服务都有。


这名男子是中央商务区1号楼御馨缘足疗店工作人员。他称,店里除了正规足疗、按摩,还有性交易。


对于安全问题,该名男子称:“下面有人在看着,保证没事,上酒店的话,只要提供房间号和酒店名字就行,我可以安排过去。”


根据知情人士介绍,拉客“马仔”不仅有酒店、酒吧的工作人员,还有居民区的小旅馆老板甚至是足疗店老板。


4月26日,位于中央商务区旁的花果园B南区2楼内,一家名为康寿华足疗店的老板蔡丽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其足疗店的服务,“有正规的,也有不正规的。”


蔡丽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她向业主租来一套3室一厅的套房,经过改造后,将其原来在其他地方的足疗店手续和设备搬进来使用,“除了正常的足疗项目外,还可以安排女性,为顾客提供性服务”。


“有需要的客人可以和我提前说,我可以安排小妹,”蔡丽称,只要是在花果园区域内的任何酒店或者是私人旅馆,她都可以安排女性上门服务。


花果园B南区是居民区,与中央商务区仅隔一条不足20米的街道。整个居民区内存在很多家足疗店和私人旅馆,还在窗户外挂了牌子,住宿费50元到80元一天。蔡丽说,她们很多“生意”都安排在这种私人旅馆进行。


出租车司机拉客一个提成20元


在花果园涉黄利益链里,一些出租车司机也参与其中。


出租车司机张明,通常在夜晚拉活儿。根据张明介绍,他为很多涉黄的酒店和足疗店拉客,“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拉三四个”。


“查得不严的时候,那边(涉黄)太多了。”张明称,中央商务区及周边的很多酒店、洗浴、足疗场所,都是他们的合作伙伴。


分享至: